撲克俱樂部中道具玩家的真實人生
關於撲克裡的道具玩家分析

撲克俱樂部中道具玩家的真實人生

關於撲克裡的道具玩家解析

撲克俱樂部中道具玩家的真實人生
關於撲克裡的道具玩家分析

當戴恩·羅茲告訴人們他的工作時,總能看到人們眼裡的嫉妒。“許多人都想做我謀生的工作。”他說。但是很少有人能勝任這份被有些人稱為博彩行業中最困難的工作。

羅茲在俱樂部打撲克,由俱樂部發工資。不過每天他的工資單都處於危險之中。羅茲和其他“道具”玩家在俱樂部填補撲克桌的空缺,俱樂部按照小時支付酬金。但是,他們必須用自己的錢下注、給小費和支付抽水。

在Cripple Creek的俱樂部運營撲克室的布萊恩·皮爾森說,沒有這樣的員工,俱樂部就無法實現成功的運營。這樣的工作幫助了德州撲克、奧馬哈、瘋狂菠蘿和梭哈撲克遊戲的興起,並保持它們的興旺。他們是非常必要的– 他們幫助了很多。

雖然有些道具玩家一天在桌上呆8個小時,他們說在桌上和普通人一起打牌是很公平的,因為撲克是運氣和技術混合的遊戲。和任何靠技巧取勝的遊戲一樣,進底池就要有風險。羅茲說。但是有些博彩者對此提出了質疑。

撲克道具玩家vs 托兒

美國科羅拉多博彩法律允許俱樂部僱傭道具玩家。不過和其他行業的僱員一樣,他們需要得到本州的許可證。不過,理解道具玩家和托兒之間的區別很重要。道具玩家由俱樂部發放固定數目的報酬來工作(在科羅拉多最高一小時15美元),他們使用個人的資金來博彩,自負盈虧。托兒則是用俱樂部的錢來游戲,而且必須上交贏的錢。在1991年限注級別博彩興起時,科羅拉多的托兒是合法的。但是州立法機構廢止了這個規定。自從1996年以來,托兒就被明令禁止。

然後歸根結底到了合適不合適的問題。職業撲克玩家和前加利福尼亞道具玩家薛立·羅薩里奧(Shirley Rosario)寫了一篇博客。用托兒的話,“莊家通過這個在撲克遊戲中獲得利潤是有風險和不體面的。”她寫道,“由於道具玩家是用自己的錢遊戲,莊家不會因為在遊戲中資助玩家而遭遇任何跌價的風險。”

道具玩家和托兒自從紙牌室出現以來,就一直存在。今天,他們最常見的地方是獨立的紙牌室。內華達州立大學博彩研究中心的戴維·史華茲(David Schwartz)說。這對俱樂部和玩家來說是有優勢的,他說。“首先俱樂部能保證總有遊戲開局。”Schwartz說,“對玩家來說,這意味著總有遊戲可以玩。”

道具玩家的存在主要是為了最大化俱樂部的收入。他們的工作幫助了莊家不斷收取抽水,或因為提供遊戲而從底池拿走一部分錢。21歲後就開始做道具玩家的泰勒·厄本說。很多年後,他現在依然在做這份工作,靠這個收入贍養妻子和孩子。“俱樂部發現,他們用這種方式僱人能有效提高行動。”他說,“我的任務就是幫助增加抽水。”

我們不是槍手,關於撲克玩家的心聲

Cripple Creek是科羅拉多州3個提供博彩的城市之一的常客玩家們知道道具玩家的存在。住在小古鎮經常玩遊戲的戴安娜(Diane)在接受采訪時要求不透露她的姓,她說在非黃金時段,比如工作日的上午,很少有撲克玩家光顧遊戲。“沒有道具玩家的話,人們會走進來,看一看,然後就離開了。有了他們的話,只要很少的玩家就能把遊戲開起來,而不需要5、6個人。”這意味著,玩家不需要等待就能開始遊戲。這就意味著俱樂部能賺更多的錢。

雖然道具玩家可能經常玩遊戲,但是未必就能佔上風,Diane說。“他們和其他客戶一樣,”她說。“我們都會被打敗。他們並不是更優秀的玩家。”但是另一位不願意透露姓的玩家丹來Cripple Creek旅遊時說,“如果你總在打,你應該會相當優秀。我在亞利桑那印度保護區打牌,從沒有聽說過他們。”他在談到道具玩家時說,“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想這個東西。”

皮爾森說,遊客通常對這個概念不太熟悉。但是他又說,這並不是秘密,因為根據法律,俱樂部在被詢問時必須公開他們的存在。撲克是俱樂部遊戲中唯一一個玩家不會與莊家對抗的遊戲,因此厄本說,這個遊戲的陣容更平均一些。“我們不是槍手。每個人坐下時的機會都是平等的– 他們走進來也不是為了做慈善,他們是來擊敗我的。”

撲克的要點是耐心和紀律是關鍵

道具玩家希望能通過這個工作養活自己,但是這並不容易。平均來說,道具玩家堅持的時間只有3個星期。皮爾森說,這是因為壓力。皮爾森說他見過兩個人在上第一天班後就辭職了。

但是還是有人成功了。住在Cripple Creek的羅茲是一位房東。他自從2000年起,一直在不同的俱樂部當道具玩家。他說如果賺不到錢,他是不會幹的。“一開始的3個星期,我輸了錢。所以我以為自己幹不了。然後,我該變了自己的打牌風格。”羅茲說。他吸收了撲克玩家通常沒有的特徵– 耐心和紀律。“你要迫使自己丟牌,不打差牌,因為在8個小時的時間內,好牌總是會來的。”他說,“如果你太激進了,你就會輸錢。”

厄本有自己的竅門:“通常是心態讓你成為贏家– 而不是你很聰明或者數學很好– 而是你認為自己不是輸家。”在2008年投票通過一手牌的最大加註量從5美元升到100美元後,撲克遊戲的底池可以迅速累積上百美元。不過還有一個棘手問題:“你必須能持續盈利。”羅茲說。

這個工作的缺點之一是必須放棄控制權– 當桌上有足夠的常客玩家時,經理會要求道具玩家騰出位置。羅茲說道具玩家需要在打得很順利時,離開遊戲,沒有其他選擇。“我們在遊戲少人桌時上桌,這時是最難打的。當桌上人滿時,我們就要離開。當最弱的玩家輸光離開後,我們再回桌。”羅茲說,“這就是為什麼稱這為最艱難的工作。”

道具玩家還被要求對客戶友好和有風度。“我們會談話和開玩笑。我們會詢問對方的家庭。這不光是錢的事,而是一種社交經歷。”厄本說。你必須真的喜歡打撲克,才能把它當成工作,厄本還說。他還擁有科羅拉多州法律下發的荷官許可證。“我很擅長這個– 所有需要的技術對我來說都是天生的。”他說。

不過,道具玩家沒有DB上癮的問題,從監獄局監獄制度部門退休的理查德·沃倫說。他目前從拉斯阿尼馬斯的家中開車去Cripple Creek當道具玩家。“你會到達一個點,除非有工資,否則不想打牌,”他說。“因為你沒有任何資金來緩衝虧損。”

“總的來說,虧損會高於盈利,但是錢的數目各有不同。所以這個星期你會贏100美元,下個星期又輸100美元。你只希望能平衡就好。”

是不是對金合發德州撲克更瞭解呢?快來金合發玩試試手氣吧 !

收合選單